最新消息: 电脑我帮您提供丰富的电脑知识,编程学习,软件下载,win7系统下载。

【金句标红】蔡文胜:天使的野心

IT培训 admin 1浏览 0评论

【金句标红】蔡文胜:天使的野心

一、赌性


1999年,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使他重新回到了起点。他想离开这片伤心地。


变卖完所有家当,所得不过35万港元。去澳洲前,他打算回石狮老家看看父母。途经香港,心血来潮。35万港元,寄了5万给已经抵达澳洲的妻子,剩下30万,全部买了盈科数码的股票。


他就不是个认命的人。


许多年后,蔡文胜依然记得买进股票的价格:5.8港元。他赌对了。凭这一单,他赚到了100多万。


蔡文胜性格素描:


第一,喜欢学习,也善于学习,善于发现机会,聪明、勤奋。


第二,比较敢拼敢赌,经常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去赌一个事情。


第三,很多人是经常琢磨、经常讨论,不做;我一般想到了就去尝试,不成功再掉头。


二、最懂初创者的天使投资人


蔡文胜他最近几年几乎只投移动互联网相关项目,尤其看好互联网金融、教育、医疗类的项目。和雷军的不熟不投、薛蛮子的天马行空相比,他也有自己的风格。薛蛮子告诉我们,简单来说做投资就是看人看事


“我更加看重用户规模。我不太会问它的商业模式,也不太看早期会不会赚钱。我认为有用户一定会有价值。我一直是这观点。从创始人来说,我不看重他的学历,也不看重他有没有大公司的经历。我甚至更偏爱草根一点。”


主动、果断是蔡文胜的风格。


当年收购暴风影音时,竞争者中有百度、软银、IDG这样的劲敌,胜出的却是他。事后来看没什么特别,不过是亲自去找暴风影音作者——哈尔滨的软件工程师周胜军,仅凭双方的一个口头协议,在半小时内,将自己几乎所有积蓄——1200万元人民币划到后者的账上。“我都是直接打钱,这些个人站长更喜欢速度。


到了IDG,见到的是过以宏。此时,蔡文胜讲故事的天分大放异彩,蔡文胜最擅长的就是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满足用户需求。“聊得特别开心,他们所有人,包括熊晓鸽都围过来听我讲。”围观“群众”还有偶然来访的薛蛮子和马未都。结果,反倒是薛蛮子先投了他20万美元。


三、域名之王


蔡文胜能够成为全球顶尖的域名抢注者,张立绝对功不可没。


在论坛里,蔡文胜认识了一个叫张立的技术人员,当时在武汉一家化工厂上班。他问张立,“你一个月工资多少?”“2000块。”“你到厦门来跟我一起干,我保证你赚5倍,一个月一万块。”一开始张立不太相信,蔡文胜就掏了机票钱让张立飞去厦门找他。结果,张立成了他第一个员工。


“我原来是一家一家查,张立说可以把中国商标网的数据扒拉下来导入数据库,不断跟踪。然后,又把中国几千个县市的拼音也导入了数据库。我原来就有这些想法,他用技术帮我实现了。后来我们把全世界所有国家、有名的公司或常用的单词,全部导进了数据库里。”蔡文胜说。


当时国外有网站专卖掉出来的域名的清单,300美元可以买有10万域名的清单。蔡文胜买下清单后会跟大英百科全书以及个人数据库匹配。此外他会把清单拿到域名注册代理网站的数据库去匹配——通常其中有百分之一域名已经有人预订。然后他再到域名拍卖网站查询价格。最后,集中精力抢注最贵的域名。


还有什么办法提高成功概率?有。注册域名要填写姓名、地址、邮箱,一般需要几十秒。蔡文胜会提前写好,时间缩短为1秒钟。为了进一步抢时间,他在上海租了一台服务器。“那时候中美电缆有几个出口,我在厦门提交注册,要先经过福州,再经过上海,再经过太平洋电缆传到美国,上网浏览时这个差别是忽略不计的,抢注就不一样了。”后来他干脆改为在洛杉矶租服务器。再后来他发现域名注册到之后可以修改姓名等注册信息,所以一开始提交的时候,他只填姓名1,地址1,邮箱1@1.com,“别人提交的,可能是200个字节,而我可能只有20个字节,传送起来就快了。”


总之,他自称对抢注流程的细节做了好几十处修改,最后,抢注成功率从十万分之一提高到了50%以上。


为什么后来我对互联网比较熟?通过域名这个小东西,我能了解互联网生态链。”此外,通过泡在K666等站长论坛,他知道了很多NB的个人站长。他对中国排名前几千位的网站,站长是谁、在做什么业务、最初是怎么起家的、流量多大,了如指掌


当时,蔡文胜手里攥着许多有价值的域名,例如tengxun.com、xiecheng.com、

wangyi.com、shou.com。其中shou.com一天有10万流量,“我用它开了邮箱,一天能收3000封邮件。那会儿中国网民水平很低,所以大家都搞错,想发搜狐发到我这里来了。”蔡文胜把这些流量都导到了265。



【金句标红】蔡文胜:天使的野心

一、赌性


1999年,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使他重新回到了起点。他想离开这片伤心地。


变卖完所有家当,所得不过35万港元。去澳洲前,他打算回石狮老家看看父母。途经香港,心血来潮。35万港元,寄了5万给已经抵达澳洲的妻子,剩下30万,全部买了盈科数码的股票。


他就不是个认命的人。


许多年后,蔡文胜依然记得买进股票的价格:5.8港元。他赌对了。凭这一单,他赚到了100多万。


蔡文胜性格素描:


第一,喜欢学习,也善于学习,善于发现机会,聪明、勤奋。


第二,比较敢拼敢赌,经常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去赌一个事情。


第三,很多人是经常琢磨、经常讨论,不做;我一般想到了就去尝试,不成功再掉头。


二、最懂初创者的天使投资人


蔡文胜他最近几年几乎只投移动互联网相关项目,尤其看好互联网金融、教育、医疗类的项目。和雷军的不熟不投、薛蛮子的天马行空相比,他也有自己的风格。薛蛮子告诉我们,简单来说做投资就是看人看事


“我更加看重用户规模。我不太会问它的商业模式,也不太看早期会不会赚钱。我认为有用户一定会有价值。我一直是这观点。从创始人来说,我不看重他的学历,也不看重他有没有大公司的经历。我甚至更偏爱草根一点。”


主动、果断是蔡文胜的风格。


当年收购暴风影音时,竞争者中有百度、软银、IDG这样的劲敌,胜出的却是他。事后来看没什么特别,不过是亲自去找暴风影音作者——哈尔滨的软件工程师周胜军,仅凭双方的一个口头协议,在半小时内,将自己几乎所有积蓄——1200万元人民币划到后者的账上。“我都是直接打钱,这些个人站长更喜欢速度。


到了IDG,见到的是过以宏。此时,蔡文胜讲故事的天分大放异彩,蔡文胜最擅长的就是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满足用户需求。“聊得特别开心,他们所有人,包括熊晓鸽都围过来听我讲。”围观“群众”还有偶然来访的薛蛮子和马未都。结果,反倒是薛蛮子先投了他20万美元。


三、域名之王


蔡文胜能够成为全球顶尖的域名抢注者,张立绝对功不可没。


在论坛里,蔡文胜认识了一个叫张立的技术人员,当时在武汉一家化工厂上班。他问张立,“你一个月工资多少?”“2000块。”“你到厦门来跟我一起干,我保证你赚5倍,一个月一万块。”一开始张立不太相信,蔡文胜就掏了机票钱让张立飞去厦门找他。结果,张立成了他第一个员工。


“我原来是一家一家查,张立说可以把中国商标网的数据扒拉下来导入数据库,不断跟踪。然后,又把中国几千个县市的拼音也导入了数据库。我原来就有这些想法,他用技术帮我实现了。后来我们把全世界所有国家、有名的公司或常用的单词,全部导进了数据库里。”蔡文胜说。


当时国外有网站专卖掉出来的域名的清单,300美元可以买有10万域名的清单。蔡文胜买下清单后会跟大英百科全书以及个人数据库匹配。此外他会把清单拿到域名注册代理网站的数据库去匹配——通常其中有百分之一域名已经有人预订。然后他再到域名拍卖网站查询价格。最后,集中精力抢注最贵的域名。


还有什么办法提高成功概率?有。注册域名要填写姓名、地址、邮箱,一般需要几十秒。蔡文胜会提前写好,时间缩短为1秒钟。为了进一步抢时间,他在上海租了一台服务器。“那时候中美电缆有几个出口,我在厦门提交注册,要先经过福州,再经过上海,再经过太平洋电缆传到美国,上网浏览时这个差别是忽略不计的,抢注就不一样了。”后来他干脆改为在洛杉矶租服务器。再后来他发现域名注册到之后可以修改姓名等注册信息,所以一开始提交的时候,他只填姓名1,地址1,邮箱1@1.com,“别人提交的,可能是200个字节,而我可能只有20个字节,传送起来就快了。”


总之,他自称对抢注流程的细节做了好几十处修改,最后,抢注成功率从十万分之一提高到了50%以上。


为什么后来我对互联网比较熟?通过域名这个小东西,我能了解互联网生态链。”此外,通过泡在K666等站长论坛,他知道了很多NB的个人站长。他对中国排名前几千位的网站,站长是谁、在做什么业务、最初是怎么起家的、流量多大,了如指掌


当时,蔡文胜手里攥着许多有价值的域名,例如tengxun.com、xiecheng.com、

wangyi.com、shou.com。其中shou.com一天有10万流量,“我用它开了邮箱,一天能收3000封邮件。那会儿中国网民水平很低,所以大家都搞错,想发搜狐发到我这里来了。”蔡文胜把这些流量都导到了265。



11136
发布评论

评论列表 (0)

  1. 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