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 电脑我帮您提供丰富的电脑知识,编程学习,软件下载,win7系统下载。

原理与形骸

IT培训 admin 2浏览 0评论

原理与形骸

飞机坠地,背后是牛顿定律等原理。

在软件开发领域,有一条根据数十年研究工作总结出来的原则,即在任何一款软件中,80%的价值来自20%的功能。这是Scrum的原理之一。

一个人的行为,来自他心中的原理。

当深思,找到自己的原理,过符合
原理的生活。



以下节选自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:

就在这个当口儿,费奥多尔·巴甫洛维奇表演了他的临去秋波。应当指出,他本来确实想回家去,他在长老修室内做出这般丢脸的举动之后,再若无其事地去院长那儿赴宴,他确实觉得已不可能。倒不是他那么知耻识羞和深刻自责,不,也许恰恰相反;但他毕竟感到赴宴未免离谱。可是,车夫刚把他雇的那辆破车赶过来停在招待所门前的台阶旁,他已经准备上车了,倏忽间又遽然止步。他想起了自己在长老那儿说过的话:“我在人前总有这样的感觉,好像我比谁都卑鄙,谁都把我当作小丑,——那好吧,我就真的扮演小丑,因为你们个个比我更无聊、更卑鄙。”他产生了一个念头:为自己的丑恶行径向所有的人报复。此刻他蓦地想起,以前曾有人问他:“您为什么这样恨某某人?”当时他那小丑式的无赖腔正耍到自我陶醉的分儿上,竟回答说:“我可以告诉您:他虽然没有什么地方跟我过不去,可我对他干过的一档子事儿,那简直要多损有多损。而且,刚一干完,我立刻为这档子事儿记恨他。”

现在他想起这番话来,心里在作短暂的思考,脸上现出无声的冷笑。他的眼睛不怀好意地顿时一亮,甚至嘴唇也开始发颤。

“那就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吧。”他一下子拿定了主意。

在这一瞬间,他藏得最深的心思可以用这样的话来表达:

“反正这下已甭想挽回名誉,那我就索性撕破这张脸皮,再冲他们啐上几口,让他们知道:老子在他们面前没什么难为情的,就这么回事儿!”

他吩咐车夫稍等片刻,自己快步回到修道院内,直奔院长的居所。他还不十分清楚自己要干什么,但是知道他已不能控制自己,只消外力一推,立刻就会迫近某一令人作呕之举的最后界限。不过,那仅仅是令人作呕之举,而绝非犯罪或法庭能加以制裁的行为。到了最后的节骨眼上,他总是善于约束自己,有时他在这方面显示的能耐连他自己也惊讶不置。

就这样,他来到了院长的餐厅,正好是祈祷结束,宾主入席的当口儿。他在门口站住,目光把在场的人一一扫遍,然后肆无忌惮地面对大家,发出一长串十足无赖的狞笑。

“他们以为我已经走了,可我又来了!”他冲整个餐厅大声嚷嚷。

刹那间,大家都把目光盯着他,却没有人说话;大家突然感觉到,马上要发生可憎可厌、荒乎其唐的事情,肯定是一幕丑剧。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顿时由心平气和转为怒不可遏。他心中原已平息下来的火气一下子死灰复燃,直往上冒。

“不,这我无法忍受!”他大声说,“我决计不能……绝对不能!”

血往他脑袋里涌。他气得话也说不利索,但此时已顾不上斟酌措辞,他拿起自己的帽子。

“他不能什么?”费奥多尔·巴甫洛维奇嚷道,“什么‘决计不能和绝对不能’?院长阁下,我可以进来吗?您是否接纳我共进午餐?”

“竭诚欢迎,”院长回答道,“诸位!恕我冒昧,”接着他忽然说,“但我真心诚意地请求你们撇开你们一时的分歧,一起向上帝祷告,在我们平心静气地进餐的过程中促进友爱、敦睦亲谊……”

“不,不,办不到。”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立刻作出异常激烈的反应。

“既然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办不到,那我也办不到,我不打算留下。我来就为这件事。往后我到哪儿都要跟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共进退:要是您走,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,我也走;您留下,那我也留下。院长神父,刚才您提到敦睦亲谊那句话最伤他的尊严,因为他不认我这个亲戚!是不是这样,冯·佐恩?站在那边的不是冯·佐恩吗?你好,冯·佐恩!”


“您……是指我?”地主马克西莫夫嗫嚅道,他感到非常惊讶。


“当然指你,”费奥多尔·巴甫洛维奇喊道,“还能指谁?院长神父总不可能是冯·佐恩吧!”


“可我也不是冯·佐恩啊,我是马克西莫夫。”


“不,你是冯·佐恩。院长阁下,您知道冯·佐恩是怎么回事吗?那是一桩刑事案件:冯·佐恩给人杀死在色相陷阱内——你们好像是这样称呼那些去处的。他被人杀了、抢了,尽管已经上了年纪,可还是给塞进一只箱子钉得严严实实,然后装在行李车上从彼得堡托运发往莫斯科。在钉箱子的时候,那些出卖色相的女子弹琴、唱歌,闹得正欢。冯·佐恩就是这么档子事儿。难道他死去以后又活过来了,那个冯·佐恩?”


“这究竟算什么事儿啊?怎么能这样?”那几位司祭修士在一起议论纷纷。


“咱们走!”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向卡尔甘诺夫大声说。


“不,对不起!”费奥多尔·巴甫洛维奇尖叫一声插言道,同时又向屋内跨了一步,“对不起,让我把话说完。刚才在那边修室内,就因为我说了吃猫鱼什么的,你们骂我失礼。我这位亲戚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·米乌索夫,说话重高雅,轻坦率,可我相反,我说话重坦率,轻高雅,管它什么高雅!是不是这样,冯·佐恩?对不起,院长神父,我虽然是个小丑,而且这会儿正演着小丑,但我是个重名誉的人,有话就是要说。对,我是个重名誉的人,而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斤斤计较的只是自尊心受了点儿伤害。今天我到这儿来,也许是想瞧瞧,然后谈谈看法。我有个儿子阿列克塞在此地当见习修士;我这个做父亲的关心他的命运,这是我的责任。我在作小丑表演的同时始终在仔细地听,偷偷地瞧,现在我就想把最后一幕演给你们看。你们以为我们怎么着?摔了一跤,就趴在地上?一旦摔倒了,就永远趴在那儿?没门儿!我要站起来。我要向圣父控告,你们使我感到愤慨!忏悔是一项庄严的圣礼,对之我抱着诚惶诚恐的心情,愿五体投地以行。可是在那边修室里,人人都跪着出声忏悔。难道允许出声忏悔吗?秘密忏悔是至圣的神父们定下的规矩,只有这样,你们的忏悔才成其为圣礼,自古以来一贯如此。试问,我怎么能当众向他交代我干了这、干了那……那话儿你们明白不?有些事儿说出来太不成体统。那不是十足的丑闻吗?不行,神父们,在这儿跟你们厮混没准儿会陷入歪门邪道的……。我一有机会就要上书正教事务总管理局,还要把我的儿子阿列克塞领回家……”

原理与形骸

飞机坠地,背后是牛顿定律等原理。

在软件开发领域,有一条根据数十年研究工作总结出来的原则,即在任何一款软件中,80%的价值来自20%的功能。这是Scrum的原理之一。

一个人的行为,来自他心中的原理。

当深思,找到自己的原理,过符合
原理的生活。



以下节选自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:

就在这个当口儿,费奥多尔·巴甫洛维奇表演了他的临去秋波。应当指出,他本来确实想回家去,他在长老修室内做出这般丢脸的举动之后,再若无其事地去院长那儿赴宴,他确实觉得已不可能。倒不是他那么知耻识羞和深刻自责,不,也许恰恰相反;但他毕竟感到赴宴未免离谱。可是,车夫刚把他雇的那辆破车赶过来停在招待所门前的台阶旁,他已经准备上车了,倏忽间又遽然止步。他想起了自己在长老那儿说过的话:“我在人前总有这样的感觉,好像我比谁都卑鄙,谁都把我当作小丑,——那好吧,我就真的扮演小丑,因为你们个个比我更无聊、更卑鄙。”他产生了一个念头:为自己的丑恶行径向所有的人报复。此刻他蓦地想起,以前曾有人问他:“您为什么这样恨某某人?”当时他那小丑式的无赖腔正耍到自我陶醉的分儿上,竟回答说:“我可以告诉您:他虽然没有什么地方跟我过不去,可我对他干过的一档子事儿,那简直要多损有多损。而且,刚一干完,我立刻为这档子事儿记恨他。”

现在他想起这番话来,心里在作短暂的思考,脸上现出无声的冷笑。他的眼睛不怀好意地顿时一亮,甚至嘴唇也开始发颤。

“那就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吧。”他一下子拿定了主意。

在这一瞬间,他藏得最深的心思可以用这样的话来表达:

“反正这下已甭想挽回名誉,那我就索性撕破这张脸皮,再冲他们啐上几口,让他们知道:老子在他们面前没什么难为情的,就这么回事儿!”

他吩咐车夫稍等片刻,自己快步回到修道院内,直奔院长的居所。他还不十分清楚自己要干什么,但是知道他已不能控制自己,只消外力一推,立刻就会迫近某一令人作呕之举的最后界限。不过,那仅仅是令人作呕之举,而绝非犯罪或法庭能加以制裁的行为。到了最后的节骨眼上,他总是善于约束自己,有时他在这方面显示的能耐连他自己也惊讶不置。

就这样,他来到了院长的餐厅,正好是祈祷结束,宾主入席的当口儿。他在门口站住,目光把在场的人一一扫遍,然后肆无忌惮地面对大家,发出一长串十足无赖的狞笑。

“他们以为我已经走了,可我又来了!”他冲整个餐厅大声嚷嚷。

刹那间,大家都把目光盯着他,却没有人说话;大家突然感觉到,马上要发生可憎可厌、荒乎其唐的事情,肯定是一幕丑剧。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顿时由心平气和转为怒不可遏。他心中原已平息下来的火气一下子死灰复燃,直往上冒。

“不,这我无法忍受!”他大声说,“我决计不能……绝对不能!”

血往他脑袋里涌。他气得话也说不利索,但此时已顾不上斟酌措辞,他拿起自己的帽子。

“他不能什么?”费奥多尔·巴甫洛维奇嚷道,“什么‘决计不能和绝对不能’?院长阁下,我可以进来吗?您是否接纳我共进午餐?”

“竭诚欢迎,”院长回答道,“诸位!恕我冒昧,”接着他忽然说,“但我真心诚意地请求你们撇开你们一时的分歧,一起向上帝祷告,在我们平心静气地进餐的过程中促进友爱、敦睦亲谊……”

“不,不,办不到。”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立刻作出异常激烈的反应。

“既然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办不到,那我也办不到,我不打算留下。我来就为这件事。往后我到哪儿都要跟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共进退:要是您走,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,我也走;您留下,那我也留下。院长神父,刚才您提到敦睦亲谊那句话最伤他的尊严,因为他不认我这个亲戚!是不是这样,冯·佐恩?站在那边的不是冯·佐恩吗?你好,冯·佐恩!”


“您……是指我?”地主马克西莫夫嗫嚅道,他感到非常惊讶。


“当然指你,”费奥多尔·巴甫洛维奇喊道,“还能指谁?院长神父总不可能是冯·佐恩吧!”


“可我也不是冯·佐恩啊,我是马克西莫夫。”


“不,你是冯·佐恩。院长阁下,您知道冯·佐恩是怎么回事吗?那是一桩刑事案件:冯·佐恩给人杀死在色相陷阱内——你们好像是这样称呼那些去处的。他被人杀了、抢了,尽管已经上了年纪,可还是给塞进一只箱子钉得严严实实,然后装在行李车上从彼得堡托运发往莫斯科。在钉箱子的时候,那些出卖色相的女子弹琴、唱歌,闹得正欢。冯·佐恩就是这么档子事儿。难道他死去以后又活过来了,那个冯·佐恩?”


“这究竟算什么事儿啊?怎么能这样?”那几位司祭修士在一起议论纷纷。


“咱们走!”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向卡尔甘诺夫大声说。


“不,对不起!”费奥多尔·巴甫洛维奇尖叫一声插言道,同时又向屋内跨了一步,“对不起,让我把话说完。刚才在那边修室内,就因为我说了吃猫鱼什么的,你们骂我失礼。我这位亲戚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·米乌索夫,说话重高雅,轻坦率,可我相反,我说话重坦率,轻高雅,管它什么高雅!是不是这样,冯·佐恩?对不起,院长神父,我虽然是个小丑,而且这会儿正演着小丑,但我是个重名誉的人,有话就是要说。对,我是个重名誉的人,而彼得·亚历山德罗维奇斤斤计较的只是自尊心受了点儿伤害。今天我到这儿来,也许是想瞧瞧,然后谈谈看法。我有个儿子阿列克塞在此地当见习修士;我这个做父亲的关心他的命运,这是我的责任。我在作小丑表演的同时始终在仔细地听,偷偷地瞧,现在我就想把最后一幕演给你们看。你们以为我们怎么着?摔了一跤,就趴在地上?一旦摔倒了,就永远趴在那儿?没门儿!我要站起来。我要向圣父控告,你们使我感到愤慨!忏悔是一项庄严的圣礼,对之我抱着诚惶诚恐的心情,愿五体投地以行。可是在那边修室里,人人都跪着出声忏悔。难道允许出声忏悔吗?秘密忏悔是至圣的神父们定下的规矩,只有这样,你们的忏悔才成其为圣礼,自古以来一贯如此。试问,我怎么能当众向他交代我干了这、干了那……那话儿你们明白不?有些事儿说出来太不成体统。那不是十足的丑闻吗?不行,神父们,在这儿跟你们厮混没准儿会陷入歪门邪道的……。我一有机会就要上书正教事务总管理局,还要把我的儿子阿列克塞领回家……”

11136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发布评论

评论列表 (0)

  1. 暂无评论